What’s Next for TV? 電視機將何去何從?



說來也有趣,多年前就讀台大網媒所(資訊網路與多媒體研究所)的時候,常遇到對於這研究所名稱不熟悉的人,把「多媒體」(multimedia) 與「傳媒」或大眾媒體(mass media)劃上等號,當時我並不太能體會為何會有這些名詞上的誤解。然而,後來到了Media Lab、以及現在接觸日本的電視業,才越來越了解這兩者在本質與內容上其實有所相關,兩者也並不代表傳統與現代的分歧。最近因緣際會下,隨手整理幾年來對於電視媒體的一點淺見。

對於電視的未來,眾說紛紜,總是有兩極化的評論。有許多人認為電視只是個機子、一個沒有生命沒有腦袋的”box”,就算有高畫質電視以及3D TV的出現,也只改進其呈現方式,又因為線上觀賞節目的網路服務崛起(如Hulu),電視終究會消失在生活之中。然而,一直視電視為生活要件的我,總把看電視當作是能同時放鬆又吸收知識的好休閒,再者,自從上次著手整理日本大地震相關影片,深深感受到大眾媒體的重要性與影響力,在現今資訊氾濫的社會中,媒體仍需要有專業人士以足夠的資本去支持、製作、與維護品質,將消息做有效率的系統化整理,並透過直接快速的方式,讓新聞與重要訊息得以擴展到每個人的身邊,這是一般人透過網路平台很難做到的。試想,一天有多少個YouTube影片能夠竄紅?又有多少個好的project或網路頻道能夠為人津津樂道?從YouTube的首頁進去,能否像看電視一般地容易瀏覽嗎?當你遇到了地震或是聽到重大消息(如今日的Osama bin Laden賓拉登要則),首先是不是想尋找電視上的新聞影像?電視機便是能達成這些目的的重要媒介之一。有著單純的設計,或許型式隨時代而改變,如同現今汽車、手機等等行動裝置都可輕易的取得電視訊號,許多電視台製作的影片也被分享在網路上,將電視的概念逐漸走出客廳而擴及各處,但其帶有明確功能的角色不會消失,對於廣大民眾仍然具有重要的意義。不過,究竟該如何跳脫到一個新的境界,使得電視不再只是單向輸出訊息,並留住觀眾的目光、興趣、甚至參與,目前仍未有個清楚的定論。

無論是媒體或是電視大廠,當然早已感受到這樣的危機。在Media Lab的時候,“Social TV” 是一個很熱門的話題,主要在探討使用者對於電視的內容或是觀看電視的過程,同時和網路社群互動的可能性。當時有幾家大廠發行了具有上網功能的電視產品,並創新電視機的互動介面,像是增加widget或是”app”概念的功能(如Samsung所設計的Internet@TV),我那時還被找去參加sponsor的brainstorming活動,讓大家一起激盪出利用此類平台的應用,不要只是把電腦介面拉到電視機上。從2009年開始lab有位老師開設相關課程,學生們也在期末產出了不少有趣的想法。
← S牌 Internet TV

不過呢,我沒有修這堂課,主因是我比較不偏向這樣的研究方向,似乎容易把電視比為能上網的電腦、再配上傳統使用電視的行為習慣來思考。與其把重點放在和朋友一同觀看電視的過程或分享電視內容,我比較喜歡考慮電視本身可以扮演好的角色,將其視為知識或消息的源頭。當我們要重新思考媒體的功能以及如何迎接新科技的同時,或許該著重的是媒體內容於跨平台之互動,而不是只單純對一個機器、一個時間場合去思考設計。想想我們看電視的目的,除了放鬆與娛樂之外,也希望能接受資訊,不是空泛的消磨時光(就算看個戲劇電影,也是思考一個故事與內涵呢)。如何吸引觀眾觀看節目並不容易,在網路科技的配合下,能夠帶領觀眾走到線上平台取得更多的訊息,我相信是媒體界將面臨的重要課題。傳統電視的收入,大多得靠廠商支柱,加上以時間為主的廣告收益,但若能把觀眾拉到另一個平台繼續取得更多資訊,將能進一步享有網路媒介的好處,包括收看更多相關的影片介紹並增加曝光機會、爭取更多說故事或行銷的機會等等。

電視台的優勢在於擁有足夠的資本與人才,能剖析時事、追求事實,如同到阿拉伯追根究底了解賓拉登成長背景的CNN,恐怕難有業餘人士得以完成此項任務。但以往我沒想過要上電視台的網站,總以為內容是重複的,但換個角度想。若電視成為追蹤一則消息的源頭,在看完的當下可以選擇造訪某相關網站,以多了解這方面的主題(類似YouTube的相關影片列表,不過是由製作公司特殊設計過的),如此電視不但得以讓人在很放鬆的心情下接受知識,也可以轉換為動力讓人多了解這個世界吧。我很喜歡看日本製作的旅遊節目,無論是專輯報導,或是像NHK利用第一人稱的旅遊探險、還是簡單配上古典音樂的介紹,常會讓我立即心動到上網查相關資訊。或許更好的例子是美食節目,因為當下通常絕對來不及記下繁複的食譜與手續,若有推薦的食材,十之八九會心動買下去。另外,台灣播出的節目像是瘋台灣、或我很愛的MythBusters、動物擂台等等,需要較長的時間去觀賞與吸收,要我平常主動透過電腦對這些主題一一研究,大概是不可能的事情,尤其使用電腦時,總只想要接收快速、簡潔的摘要文章(這或許也是social networking網站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吧),若能提供良好又完整的第二平台,效益應該不容忽視。

現今許多博物館,資訊越來越開放,舉凡可以線上下載語音解說,或是現場的作品說明牌附有二維條碼,以便透過智慧型手機讀取,直接連上網站觀賞多媒體說明或互動過程的YouTube影片,都能幫助參觀者更了解作品本身,了解藝術家所想要表達的含義,也讓作品面向變得更多元。在日本還看到了電視節目直接打上barcode,讓觀眾可以選擇性的取得更多的資訊,而且barcode還呈現的夠大。讓你不用從沙發起身才讀的到,這樣簡單又實惠的做法,不需要太多的成本支出,能有效的在時間內傳達訊息,算是不錯的科技結合。

(上)位於Pittsburgh之The Mattress Factory Art Museum現場所展出的作品介紹; (下)打上二維條碼的日本電視台節目

Transmedia的概念是否能隨著科技進步走向更光明的未來,成功地透過不同的平台說故事,讓我相當期待。例如,電視頻道有經費與時間的壓力,播出的結果一定是最精華的版本,然而取材的過程卻常有許多精彩的片段,為了配合播出版本的故事走向、或是受限於時間軸,不一定能夠全部呈現,而新科技卻能補足這樣的缺憾,如同先前提到的interactive narrative,讓觀眾可以探索故事更多的面向。最近剛好有緣得知一個台灣的電視台project「擁抱絲路攝影紀行」,讓我眼睛為之一亮,紀錄的是長跑健將林義傑的思路長跑旅程,配合路線與地點,有對應的紀錄影片,這樣以地圖和影片結合的呈現(也可順便參見我先前所製作關於日本地震的網站),又是正在發生的故事,還配合新聞的特輯,真的是蠻完整又特別的作法。

↑ 台灣的電視台所製作的長跑紀錄片網站

以上是我對於電視於跨平台媒介的一點想法,但產業太大了還有很多沒有討論到,而我也只是從資訊科技背景來反觀大眾媒體的門外漢。至於媒體在採訪過程所應扮演的角色,就不在這篇的討論範圍內了;能夠在第一手消息與公正公平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,這就算在備受推崇的日本NHK電視台上也不見得完全實現哪(我總覺得NHK對於這次賑災並沒有做出良好的平衡報導,反而太過平和了…)或許我們應當感謝擁有自由的媒體社會,並期盼各平台媒介中能早日發展出自律的規則吧。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esearch can be fun! and tagged , , , ,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