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ception之(不)全面解析


昨晚趁著Friday night衝了個 Inception in IMAX
實在是太精彩了!我相信本片已成為經典科幻片
令人再三的去思考大腦運作的方式、
以及主角們如何藉此操作與穿梭於夢境中
— 這其中的道理正是電影的精髓呢

劇情真的是很深,理論也很有意思
從電影院出來腦子裡充滿問號,回來翻了不少討論
決定打鐵趁熱紀錄一下電影的邏輯


先談一下IMAX電影,當作個防雷頁佔空間 :p
究竟有沒有必要花多點錢看IMAX呢?我認為值得。
人的五官總是在追求更真實刺激的感受,而我個人是個胃口被養大的小孩…

  • 看慣了HD頻道就很難滿足於類比頻道
  • Blu-ray就捨棄DVD
  • 3D及IMAX就不選看傳統電影 (上次難得看了Robin Hood,一坐進電影院嚇到,這小小的螢幕… 我為何不等到Blu-ray出來再看呢@@)
  • 親眼看過不用眼鏡就可以享受的3DTV by Philips using autostereoscopy,對於現在要上市的眼鏡式3DTV完全不感興趣 :p
  • … 目前唯一的反例大概是那台3D相機吧,威力還是差了一點

倒也不是跟隨潮流,而是認為看電影是為了體驗故事
如果能藉著科技(如3D與IMAX)更貼近真實的感受,何樂而不為呢?

新科技的誕生,也要有製片團隊的配合,才能講出更棒的故事
有越來越多的導演重新思考如何透過新科技對故事做新的詮釋方式
我們也可以從最近幾年的電影裡看到許多成功的例子
順道一提,之前和一位MIT畢業的導演Andrew Silver聊過幾次
現年68歲的他,對3D躍躍欲試,尤其他認為以紀錄片有許多對話的情況
3D可讓觀眾更像坐在演員面前,體驗其細微情緒
這有助於電影訊息(message)的傳達

當然,還是有不肖賺人錢的電影僅使用和劇情沒啥關連的特效…
印象最深的就是2008的Journey to the Center of the Earth
我仍不懂為了show 3D,往觀眾丟yo-yo溜溜球有什麼好玩的
學早期Disney樂園裡的親愛的我把孩子縮小了那一套真沒長進@@
而且這樣讓看2D電影的觀眾一頭霧水,相當不可取啊

不過目前看來,我樂觀地相信電影會越拍越好 :)

關於這邊的IMAX劇院,目前在美國去過四家,個人的評比為:
Pittsburgh的AMC (Iron Man 2 in IMAX) >>> Boston Aquarium (Under the Sea in IMAX 3D) > Verizon IMAX 3D Theater at Jordan’s Furniture – Natick, MA (Avatar in IMAX 3D) >> AMC Loews Boston Common 19 (Inception in IMAX).

總覺得Boston地區的電影院相當弱、廳也小,感官差蠻多的,票也貴
但Boston Common交通方便,片又全(之前還有Formosa Betrayed!)
仍然是大家看電影的優先選擇
聽說Inception不是用IMAX攝影機,不知道這是不是畫面沒那麼vivid的理由?

要注意IMAX熱門片通常一票難求唷,我在前一天代表姊妹電影團先去買了票
後來朋友的朋友去現場很可惜的買不到了
和一般電影不同,也要記得早點去佔位子 → 美國電影院不劃位的習慣真麻煩


進入正題,在此整理一些Inception的背景與結構
資料來源為Wikipedia、ptt的Movie版、以及我網路查來的
跳過網路上可輕易找到的故事簡介,以下有提及電影內容(有雷)

心理學理論

整部電影是以人的做夢行為為基礎,因而首先要了解夢與意識的理論
我只修過一學期的心理學不夠專業,在此引用Wiki大神的解釋囉

夢(dream):是一種主體經驗,是人在睡眠時產生想像的影像、聲音、思考或感覺,通常是非自願的。(…) 目前學術界對夢的成因與目的仍無定論,普遍的看法是:夢是腦在作資訊處理與鞏固長期記憶時所釋出的一些神經脈衝(就像打掃時揚起的灰塵或正被處理中的資訊流),被意識腦解讀成光怪陸離的視、聽覺所造成的。 → 這或許和電影中講的「若是夢境,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到這裡的」有關,因為大腦是製造與感受到片段的意識,而非現實生活中連續性的事件。

弗洛伊德 (Sigmund Freud): 將意識劃分為三個層次:意識,前意識和無意識。
1. 意識 (Consciousness): 約翰·希爾勒通俗地將其解釋成:「從無夢的睡眠醒來之後,除非再次入睡或進入無意識狀態,否則在白天持續進行的,知覺、感覺或覺察的狀態」。(…) 指心理的表面部分,是同外界接觸直接感知到的稍縱即逝的心理現象。
2. 前意識 (Preconscious):指潛意識中可召回的部分,人們能夠回憶起來的經驗。
3. 潛意識, 也稱無意識 (Unconscious mind):是指那些在正常情況下根本不能變為意識的東西,比如,內心深處被壓抑而無從意識到的慾望。。是所謂「冰山理論」:人的意識組成就像一座冰山,露出水面的只是一小部分(意識),但隱藏在水下的絕大部分卻對其餘部分產生影響(無意識)。

電影中很重要的邏輯是夢的分層,可以說是基於以上的理論
因而主角們首先進入夢境、再往下到夢中夢、夢中夢中夢、…
越往深層(deeper levels)走,越能進入subject的內心世界
以便竊取資訊(extraction)、或是相反的將外來的想法植入subject的腦袋
這樣植入idea的方法,也就是”inception” (啓動)
讓想法存在於潛意識而得以自然萌生,但此行動的困難度也相對的高很多
(中文翻成「全面啟動」似乎有點over?)

我蠻喜歡ptt上網友eljin的解讀:
“(…) 從一些蛛絲馬跡可以感覺到編導有配合這些學術理論。
例如第一層(表意識)就是日常生活環境,
以劇情來看甚至是眾人預期下飛機出機場進入都會區的狀況。
第二層(前意識)是中介地帶,
以較私密且更接近「睡眠」的旅館環境呈現。
第三層(潛意識)是遺忘、壓抑、清醒時無法回想或察覺的訊息,
所以環境更偏遠極端,也在此帶入Fischer童年回憶的風車。
「第四層」或許是集體無意識,也或許根本就是非人的境界,
畢竟limbo原意類似東方所謂「陰間」,上不了天堂下不了地獄,
另一個英文中的解釋則是「停滯」。
而集體無意識常以「海」形容,在電影中也有很多呼應。“

此外,強制喚起夢中人的機制之一:“kick”
是利用做夢者實際身體之重力改變來喚醒大腦
例如突然失重往後或往下掉進水裡
平常我們做夢因為踩空或是墜落而醒來,似乎和「臨睡肌躍症」有關(若經常性發生)
通常是剛入睡時,肌肉突然放鬆所引起大腦之反應。

角色與職務

以下參照Wikipedia,最後一次任務的成員:

  • the Extractor (竊取/提取者)a thief who steals his clients’ ideas
    • 策劃任務的strategy、和target交談、並執行關鍵的任務。
    • (Dominic “Dom” Cobb – 由演技越來越成熟的李奧納多·狄卡皮歐 Leonardo DiCaprio所飾演)
  • the Point Man (守門人)the person responsible for researching the team’s targets
    • 專門幫助extractor找尋目標,像是之前找日本人、第一層好像是由他開計程車接Fischer?
    • (Arthur – 由帥哥Joseph Gordon-Levitt飾演,也是第二層飯店篇的dreamer,演出帥氣無重力打鬥戲碼以及製造電梯kick,每次第一層的白色車被拋起來的慢速鏡頭都愛特寫他 :p )
  • the Architect (建造者)constructs the world of the dream
    • 要能設計夠複雜的環境,讓target不會覺得自己在做夢、逃不出去,也讓dreamer無法隨便改變夢境設計,必須讓團隊夠安全,像是利用連續階梯、天橋等等。設計不能讓其他人知道,以免投射人物找到方法攻擊(像是第三層讓Cobb的projection妻子Mal攻擊Fischer)。
    • (Ariadne – 由Juno的女主角Ellen Page飾演。名字應該是由希臘神話中的Ariadne而來, who helped Theseus escape from the Minotaur’s labyrinth)
  • the Forger (偽造者)impersonates the target within the dream world and forge an identity in a physical form
    • 任務中偽裝成Fischer的叔叔與爸爸還有金髮美女。
    • (Eames – 愛和Arthur鬥嘴,也是第三層雪地醫院篇的dreamer)
  • the Chemist (化學家)the team member who formulates the drugs needed to enter the dream world
    • 為了讓夢境穩定,調製讓大家喝的強力鎮定劑還是安眠劑,但也因此有副作用,若是在夢境裡死亡則難以在現實生活中醒來。
    • (Yusuf – 第一層下大雨都市篇的dreamer,說可能是喝酒喝太多想上廁所以致於夢裡下大雨 → 這和夢境時常反應自己的身體情況有呼應 )
  • the Tourist (遊客)
    • 電影給予任務的出錢老大,是個日本老爹(所以電影一開始的任務是在日本的火車上執行),還買下航空公司以逮住Fischer。
    • (Saito – 由渡辺謙 Ken Watanabe飾演,劇中也有畫老妝扮演醒不過來而老去的部份)

dreamer

  • 每個夢境都要有dreamer(造夢者)為主導,讓其他人(包括團隊以及要被改造的target)透過共夢機(dream sharing)進入該夢境,例如第一層的化學家Yusuf、第二層的守門人Arthur、第三層的偽造者Eames。
  • 此夢境會作為target的潛意識投射,讓其認為這是他自己的夢,人物與情況也是反應與投射其心理狀況,可是情況大致由dreamer掌握。可能的變因:
    • target受過訓練,會對入侵者發出攻擊(像是第一層緊緊追殺的強力部隊)。
    • dreamer隨意改變設計,作夢者的投射人物也會發現(像是一開始Ariadne受訓練時製造夢讓Cobb投射,她翻轉整個城市、利用鏡子再改變道路等等,卻讓路人都盯著他、最後還跑出Mal用刀殺了她)。
  • 另外,dreamer要非常熟悉並利用architect的設計,像是第一層利用天橋抵擋攻擊車輛、第二層利用樓梯困住攻擊者。

我覺得這是電影裡很科幻的部份,為甚麼可以由他人製造一個夢境,讓人錯覺是自己的夢並把自己的潛意識投射於其中,還能出現不同人之下意識所產生的物體或事件(如火車、攻擊者)… 好像有點太過科幻而不是很有道理,利用一台機器就可以輕易改變大腦的訊號並製造如同意識般的幻象,這樣若是主控者的心靈控制能力夠強、被控者弱,不就可以類似我上一篇聊到的寄生蟲一般植入恐怖的想法嗎@@ 也讓世界人人自危,深怕一失去意識開始做夢就會透露祕密… 有心人士甚至也可以以此方式封閉人的心靈卻不殺肉體來「殺人」( = 製造一個植物人)… 可以說是最恐怖的武器了 :(

結局?

最難了解的應是limbo與levels間的運作,以及結局究竟是Cobb的夢或是現實… 這可能牽涉到Cobb到底要不要一層層回去:他因為時間不夠,不像其他人透過一個個kick而醒來,而是進入在夢中意外中傷死亡的Saito的limbo(還是記憶?)並解救他再回來。也有一說是整部電影都是Cobb的夢(變成Flight Club鬥陣俱樂部了@@) – 全部都是假的?!!

由於結局是開放式的,不同的說法也都有許多線索可以讓人說得通… 我自己是偏好這一切任務都是真實發生,不過最後飛機以後的那段是Cobb的夢,他克服了害死妻子的罪惡感並解救Saito,最後快樂地與他的孩子活在夢中,不受他人的眼光影響,也收山不用再執行任務…


撰寫了一半才發現這解析有夠難生
看電影似乎不用如此認真去計較
偏偏這部的故事,若是不懂道理實在不容易接上各情節
而且想不通的感覺實在很討厭!
到此我先放棄休息去了… 還有好多好多該討論的道理啊
先算了算了… :p

ps. 補充一下Carl找到的Inception漫畫版
另外,有人說這部電影的中文片名應該改為「李奧納多夢遊仙境」
我覺得相當合適XDD 特此分享~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y life stories and tagged , ,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17 Responses to Inception之(不)全面解析

  1. dAb says:

    贊成不要想太多,尤其是用文字,
    和朋友碰面閒談倒是蠻適合的。

    我也很喜歡這部,但覺得太認真就輸了,所以到現在還沒去細想。
    裡面的確用了很多心理學或認知科學的梗,但是不是連場景和劇情主幹都有用到,
    這有些就說不太準了,
    比較能確定的是角色之間的對話,是有用到一些,
    像「請你現在不要想大象,你一定辦不到,而且只會不斷的想到大象」這梗我以前在書裡頭看過就很喜歡,是蠻能夠思索的一個mind trick。

    • peggychi says:

      可能因為我直接看英文無字幕版
      有不少概念當時有點跟不上@@
      像是意識的分層
      當時沒有很清楚了解為甚麼任務要規劃到第三層
      也不是太能了解往下走的必要與恐怖之處
      為甚麼只有Codd夫婦到過
      還有projection的概念也有點亂
      覺得怎麼大家都在project一堆來鬧的東西 :p
      漏了一些概念有點難follow劇情
      回來看討論才逐漸明白的
      原本看完霧煞煞又漏劇情的感覺真的很討厭XD

      撇開直接生吃英文電影的問題
      或許不要說先了解心理學再去解讀電影
      藉此主題去重新思考心理學的理論蠻有趣
      也反思原本生活的一些情況
      例如潛意識的影響:
      Freud認為若不小心講錯或只講錯一個字,表示腦袋裡是真的這麼想XDD
      或是作夢內容的意義 (我好幾次夢到我胸部變大,這… = =)

      大象梗在電影裡講出來的確很有意思
      讓我想到那些好的storyteller
      是否也某種層面好好的發揮這一點
      邊講邊讓故事在聽眾心裡開始想像與發展…

  2. Arthur says:

    看著你的文章讓我開始回頭去思索電影的片段, 讀畢還沉浸在思緒裡的時候, 突然被這段文字kick了一下….

    Ads by Google
    妳,還在當宅女嗎?
    是什麼人格特質讓你宅在家裡呢? 宅女不是你的命運,來這裡找答案

  3. carl says:

    不知道 chris norlan 是不是看過 Paprika 這部日本動畫
    ( 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lonelyplanet-hableconella/article?mid=1217&prev=1269&next=1190 )
    題材 故事 有點接近
    雪地那場景 也設計的 像call of duty 6 其中一關
    樓梯 運用視覺產生矛盾 也是psp 上的 一個滿有名的 遊戲
    導演搞不好 也是個 動畫遊戲迷
    這點讓我覺得 是電影之外 有趣的 部分(電影劇本架構 分鏡 本身 就很厲害)

    • peggychi says:

      哇靠,Carl你這個八卦爆好大
      沒想到這個norlan的“原創“電影
      很像之前的日本動畫 @.@
      我沒看過,但是光看blog裡的海報和敘述甚麼的
      還真的覺得… 好可疑啊啊!!

      • dAb says:

        Paprika我有看過,我還有弄一片給James咧,
        Carl大,幸會,你提到的梗都是我看Inception的時候有想到的。
        雖然我沒有COD2但我也知道雪地那關,PSP的遊戲叫做無限迴廊,
        但這就還好,因為錯視建築早就玩很久了。

        當時我走出戲院的時候,就跟旁邊的女朋友說,如果導演或編劇有參考Paprika的話,而且這部又被推崇為原創巨作的話,那表示「參考」而來的成果,只要大多數人不知道來源,那就也能成為原創;只要妳能將「參考」衍生得更為完美,那麼也能成為巨作。

        但我覺得比較可能的是「劇組」當中有人看過Paprika, 只不過他提出了這點子卻沒講出來源,最後不小心被發揚光大…

      • carl says:

        其實 我也不覺得 是抄襲
        我覺得這題材用真人表演 難度比起動畫更大
        畢竟你要說服觀眾 虛虛實實的 東西
        要做的 比 假的更 真 才有說服力
        matrix 真的 有說服力的 也只有第一集
        第三集 根本就是 假的 太誇張

        動畫 可以比較天馬行空
        不用考慮 “gravity ”
        這電影裡”gravity ” 扮演滿重要的元素

        Paprika 要改編成真人版了
        http://news.88ee.com/bm/20100331/bm_21796.html
        不過 我其實覺得 會搞砸

      • carl says:

        我硬碟 居然還有Paprika
        如果想看 我再傳給你 : )

      • peggychi says:

        日本的動漫改真人電影通常不都很難看 @@
        偷偷說:嘿嘿明天和你拿

  4. JackTsai says:

    發現最近這種類型的電影好像變得很頻繁,所以我也贊成這部電影無須認真要找出絕對答案。其實電影的珍貴之處我認為是在於每個觀眾的解讀,也相信有很多『後續影響力』都是觀眾自行解讀後放大,拍攝畫面上的轉變或角色上的對比,都可以讓人聯想很多,這些影響力之大甚至是連編劇或是導演他們自己都無法想像的。

    電影中很多畫面都是耐人尋味,有些人會想用佐證來找到最真實的答案,也有人選擇讓這部電影就像一個謎團一樣留著,就像我們不想去找圖騰來證明哪個是現實。我們去選擇最美好也最喜歡的解讀來收尾對這部片的評論。

    這又讓我想提一下隔離島(Shutter Island),我喜歡這部片與Inception有點雷同,甚至更加燒腦(我覺得更燒腦啦)…拍攝手法跟你上一篇『換句話說』部份內容有點相似,而且後勁很強,看到最後真的都會有點精神分裂,縱使看完都還要想很久很久,完全符合你最後所說的『想不通的感覺實在很討厭….』,但是很過癮!這部片讓我徹底心生崇敬。

    所以這些類型電影看到最後,大家可能會比較不同結局,再來選擇自己解讀的結局來喜歡。有人認為是那樣的結局,雖然遺憾,可是給人感觸最深。有人喜歡美滿結局,只因為他們不喜歡悲情或遺憾。我們希望這部電影的定位是如何,最終還是會針對每個人主觀去評分,不過,好電影是可以繼續不停地在我們心中上演著慢慢回味,這就是電影的魅力之一。

    btw, 這網誌的文章都好有趣~我很喜歡!哈~

    • peggychi says:

      我蠻喜歡閱讀別人的解讀,增加對故事的感受,也幫助自己建立判斷力。不過閱讀就像恐怖的藥物,有些東西一看就揮之不去,我現在還在努力找到平衡中… 之前看過「龍貓=死神」的說法(Google有),對於這種扭曲兒時美好回憶卻又煞有其事的理論,實在是讓人很不舒服哪!

      謝謝你的支持,要繼續收看唷 :D

  5. Derec says:

    Hello Peggy,

    Joseph在裡面是叫Arthur喔,不是Andrew~

  6. Pingback: Sharp Lynx 3D smart phone (short) review | いろはにほへと

  7. Pingback: 和「原始碼」不怎麼相關但很好看的電影”Source Code” | いろはにほへと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